首页宁围百味 >  

文采斐然 别样精彩

时间:2020-09-16 15:12:22   来源:   点击:

宁围文学社优秀作品选登

  去年,在“活力宁围”文体社团成立仪式上,宁围文学社正式成立。一年多来,越来越多生活、工作在宁围的新老宁围人加入这个大家庭。

  时而热情豪迈、感慨万分;时而轻松惬意,畅快抒怀;时而触景生情,低头吟颂……沉浸在爱得深沉的文学中,文学爱好者们用最真挚的情感、最深情的话语、最深刻的意境创作出了一篇篇佳作。

  今日,宁围月刊编辑部特意从中挑选出部分优秀作品刊登,让我们一睹为快。

讲台

  文/朱振娟 新华学校

  我的目光穿过讲台

  和你的眼神相遇

  汇成了一个世界

  你在世界的中心

  阅读内心的梦

  穿过父母的春夏秋冬

  我不想你

  披着黄金铠甲来看我

  我只要你

  振翅高飞

  有梦远航

  我站着的地方

  平凡但不卑微

  是你飞翔的舞台

  开花的季节

  又到桂花飘香时(节选)

  文/安一轩 振宁社区

  已过白露时节,桂花飘香的时候又要到来了。

  桂花,属木樨科,其名又叫木犀。喜偏酸性土壤。但在我们沙地已经广泛种植,因为我们这儿的沙地已经熟透。

  桂花的特别之处不在于花朵有多么的吸引人。它的花朵长在叶间或小枝上,小而平淡,没有多少鲜艳或美丽。如果不是那浓郁的花香,人们也许会忽视它的存在。就算是橘红色的丹桂,也仅仅是比黄色的金桂和银色的银桂更艳丽而已。比之于现在还在盛开的火红石榴,还是差远了;即使和籍籍无名的美人蕉相比,花形和花色也是比不上的。

  桂花有此香味,完全是在于它的花,虽小而多,密密簇蔟,开口向外,绵绵吐香。别的花一般都长在枝叶顶端,有了花,叶子便不能再往上长。得等到花谢了或果摘了,才能再抽枝长叶。但桂花的花长在叶腋下,一点儿也不起眼。也有一些小枝,由于长在树冠的下部,见阳光少,叶子自然就少,往往只在小枝的末端才有几片。但这恰恰成为桂花萌出的好去处。所以,这样的枝条,就成了一截长满小花的“花条”。真可谓见缝插针,不占地方,善于谦让,但众志成城,同心协力,不求出彩,只为吐芳,所以才有了秋天最浓的香,而不是最美的花。

  桂花的可贵之处还在于时节刚经历过炎热的酷夏,有的花草树木甚至还没有回过神,缓过气儿来,更不要说开花了。但桂花却在酷热中积蓄能量,在金秋为我们献上浓郁的花香。

  愿你我身处无处不在的桂花香中,也愿你我成为一朵飘香的桂花。

宁为宁围·心安水博(组诗节选)

文/陈智杰 水博社区

开篇·诗颂宁围

起笔是西兴小桥流水

入目是钱江浪潮涛涛

从昨天的峰会主会场

到今天的亚运主战场

再到明天的杭城新中心

一片滩涂围成热土

一片热土造就传奇

请允许我沿着省门第一路

驱车走过这条街道

谁能想到90年前

这里是一片茫茫滩涂

满目荒凉草木不生

如今,这里是围堤坚固民生安宁

化作一片写满传奇的热土

传化与万向是这片土地的注脚

是时代造就了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也将造就新传奇

这里是财富CBD

这里是数字CBD

这里更是人文CBD

不妨放慢脚步

用心灵去丈量她的每一寸土地

这里,是民营经济的领跑地

这里,是美丽安宁的世纪城

不妨抬眼张望

用眼睛去欣赏她的每一处精彩

请允许我在这样的夜里

用耳朵感受她的脉搏

在历史的长河中

追寻一缕情思

半分乡思

细细探索她的前世今生

宁为·宁围

常常想起儿时随父亲

下田耕作的盛况

老黄牛领衔

犁耙田间扭秧歌

打谷机带队

稻穗地头闹秋收

廿四节气

过了一季又一季

三分薄地

犁了一茬又一茬

父亲宁为农夫

将自己化作一张犁

辛勤耕作

将孩儿种到

故乡之外

地里收成的丰歉

他不曾介意

让他心里欣喜的是

四处漂泊的孩儿

已在宁围落了脚

心安·水博

经过几年的奋斗

在水博泊林春天

安下了漂泊的灵魂

经过多年的寻觅

觅得来自家乡的她

收拾好新家的阳台

搭好架子,摆上花盆

她种下了多肉、四季豆

植入生活的念想

岁月安好,多肉安然生长

风雨无阻,四季豆努力攀援

她搬个小板凳,坐在阳台上

提个小水壶,浇浇水

拿把小铁锹,松松土

迎着第一抹晨晖

有一种安宁

洋溢在她的嘴角

朋友如歌

文/丽燕 宁牧村

  疫情后朋友们的第一次聚会定在旺角城,这个充满欧洲风味的步行街为三个女人的聚会增添了一份浪漫情怀。虽有淅淅沥沥、洋洋洒洒、柔柔软软的春雨簌簌而下,却毫无掩饰兴高采烈的我们。似乎好朋友的相聚也似久别的情人相见。时间匆匆,10余年过去,从我们还是小姑娘时的“一见倾心”,到再见面时的“说不断的话语”,到各自忙于工作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到现在我们的“豁然开朗”,友谊开始于“工作交流”,转变成“生活挚友”,我只觉得,能够有幸在同一个地域,能够有十年的牵挂,真是一种缘分。

  想起了从小到大,不同时期的一些朋友,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在长大的同时身边的人也在变化,对于在自己生命中不同时期出现的朋友,很多是难以忘怀的,到现在还保持着亲密地联系的;有些人虽然很少见面,很少聊起,但是当出现亮光的时候,这个亮光会将心底的回忆唤起,那个沉淀的人将被照亮;而还有一些则经不起岁月的洗涤,慢慢的、真正的淡出我们的圈子了。

  孩提时代的朋友:一起玩沙子,过家家,你追我赶的奔跑,永远和朋友是一伙的;小学时间的朋友:手牵着手一起上学一起回家,路边小花采一朵悄悄放对方口袋,带一瓶自家夏日凉茶午睡后一起分享,回家后嘚瑟的交换书包背,自己千抠万抠省下来的一颗牛奶糖请朋友吃;初中时期的朋友:起个大早,洋洋洒洒的骑个自行车绕个大圈到朋友家等候,为的是一起上学,在艰难的体育课800米中,相互鼓励、助跑的身影,大课间操时间悄悄跑到小卖部买个面包朋友帮忙打掩护的情景;高中的朋友:挤着同睡一个被窝讲悄悄话,摸底考试不理想掉眼泪坐你身边温柔安慰,一起给寝室阿姨起绰号笑得前俯后仰的玩伴;大学时的朋友:那是上课点名帮忙喊“到”,周末疯狂逛街的女伴;工作时的朋友:是志同道合,相互吸引,相互给予正能量的伙伴。

  朋友是人生的一盏明灯,是生命的灿烂光辉,是灵魂的优美赞歌。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王勃诗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鲁迅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突然有种感悟,朋友之间的缘分,需要的是珍惜,也更加需要双向的互动,而立之年的我们可以有更多超出微信、QQ之类互联网的交流,那么,2020年,身边的我们,约起来吧!